古玩城联盟,古玩城网

艺术品网拍:无奈之举还是行业必然

更新时间:2020-04-26 08:45点击:

徐悲鸿《奔马》

  在国内各行业复工复产脚步加快之时,艺术品市场却并不乐观。 
  国内,拍卖活动暂停,展销活动取消,画廊经营面临挫折。放眼全球,受限于全球疫情防控需要及市场需求变化,今春全球艺术市场也面临艰巨挑战:诸多大型艺术拍卖取消;佳士得和苏富比宣布推迟亚洲艺术周相关活动;中国香港众多艺术展览和交易活动延迟或取消;世界多地艺术机构,纷纷取消或延迟相关活动;艺术展览、画廊、文物商店、拍卖会等艺术品交易渠道,已经并持续在一段时间内停滞。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、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说:“估计2020年上半年拍卖业务不会有真正的启动。” 
  今春艺术市场正在面对的,确定是一次颠覆性变革。

  特殊年份的“必选项目” 
  此时,线上艺术拍卖有声有色。 
  4月12日晚,中贸圣佳首场网络拍卖会“落槌”,涵盖玉器、家具、佛像、铜炉、文房杂项等在内的三十件古董珍玩全部成交,斩获总成交额353万元。网络为艺术市场提供了选择路径。 
  实际上,近年线上艺术市场一直保持热度。 
  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发布报告称,全球艺术品线上市场表现不俗,2018年销售总额达60亿美元,比2017年增长了11%。报告还显示,2013-2018年艺术品及文物在线交易额逐年提升,增幅稳定在10%左右。 
  国际巨头佳士得在2018年共举办近百场在线拍卖,总成交额2.5亿美元,场次、规模和成交额均保持增长,佣金收入也持续提高。更重要的是,网络渠道吸引的新客户占佳士得所有渠道新客户的41%。因而,这些客户的第一次艺术品购买就是在线上完成的,且之前并没有进过线下拍场,在信任感、品牌和市场影响支撑下,传统拍卖企业向线上转化的能力十分惊人。

潘天寿《鹰石图》

  相比之下,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的《2018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》显示,当年全国网拍总成交额为8.28亿元。这一数字占全球总额的2%,而当年国内传统线下拍卖市场约占全球份额30%,两个数字差距显著。因而,国内艺术品电商并不成熟,同时也说明,我国艺术市场线上发展空间巨大。 
  2016年,西泠网拍·艺是创立,成为国内成功案例。其拍品来源于西泠拍卖,并以万元以下艺术品为主,同时也包括一些起拍价数十万元的高价珍品。2019年10月,艺是网络拍卖创成交额4377万元。 
  中国嘉德则在2018年推出了其网络艺术电商平台“E-BIDDING”。“E-BIDDING”同样依托中国嘉德拍卖专家团队,挑选适合网拍的标的,进行月拍或糅合在嘉德四季拍卖中。线上拍品配有图录,并开展线下预展,买家通过线上竞价,并在特定时段线下落槌。此外,北京保利、匡时等多家专业拍卖企业都开始涉足网拍,同时各具特色、各有侧重。然而,数年以来,艺术市场整体低迷,业内对网拍的投入自然不会太高,近年的网拍业务发展缓慢也就成为必然。 
  基于这样的基础,在2020这个独特的拍卖季,网络拍卖却不得不成为国内多家拍卖行的“必选项目”。 
  便利、低廉与多样“玩法” 
  网拍发展缓慢,受制于艺术市场的整体不振,也有其他因素。 
  从买家角度看,缺乏传统艺术拍卖的参与感、现场感,是最为明显的。 
  传统拍卖活动是典型的线下、高成本艺术活动,是人流、资本与艺术的大集会。拍卖活动独具的仪式感、历史感,使其成为艺术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文化符号。往日里,拍场布置华丽典雅,安保严密,拍卖师穿着讲究细致,就连供人们参考的拍卖图录,其单本印刷成本也动辄高达数百元。同时,买家也需要付出高昂的人力成本:为参加这样的艺术盛典,订票、住酒店、看预展……很多并非直接与交易相关。 
  人们熟知的中国嘉德拍卖,其主要拍场一直坚守在东长安街的北京国际饭店,这与其地理位置密不可分,毗邻北京站,距离首都机场也很方便。而北京保利也坐落在东二环,很大程度上是为远道而来的各地买家提供方便。因而,每年举行在京沪等地的春秋两季大拍,无疑是国内艺术领域的狂欢盛典。是线上拍卖无法比拟、超越的。而从另一角度看,这也透露出线上拍卖的特点和专长:网络拍卖的竞拍方式较之线下拍卖更为方便快捷,不用耗费大量时间守在拍场,对于没有充裕时间和精力参与拍卖的藏家和爱好者来说,是绝佳选择。在拍品细节展示方面,网络拍卖多图展示的方式比较传统纸质图录更加全面、细致。甚至直播、VR等技术的运用,可更直观展示拍品,艺术品的每个细节与瑕疵都会呈现在观者面前,省去亲检品相的复杂步骤。 
  此外,网络拍卖的保证金更低,降低了参与门槛;每个专场拍品数量较之线下拍卖减少很多,藏家可不必像线下拍卖那样,从千余件拍品中进行困难选择,更容易锁定心仪标的。网络拍卖也符合网上购物习惯,不用占用太多时间和精力。 
  更有趣的是,网络空间“玩法”多样,是线下永远无法超越的。一些艺术电商引入“直播”“社交电商”“网红带货”等概念,试图将艺术品小众市场,带向大众购物领域。有的艺术电商平台,开设直播鉴定文物服务,凭借“免费鉴宝”吸引人气和流量……诸多迥异于线下市场的电商模式,极大丰富了艺术市场的经营场景,仪式感、历史感减弱的同时,却大幅增加了参与感和互动性。 
  巨头挺进冲击市场 
  新兴网络渠道弥补着传统线下拍卖的不足,也提出了新挑战与新机遇。拍卖企业进军网络拍卖,需要直面的是,在线上拍卖深耕多年的早期入场者。 
  创立于2016年的艺典中国,其主要业务定位于在线拍卖。随后,艺客、阿波罗等十多家艺术电商平台相继成立。此时,已经或即将大范围跑步入场的传统老牌艺术品经营企业,必将极大冲击这个新兴市场。 
  数据显示,2019年线上艺术市场中,64%的买家认为对卖家的信任感才是最大障碍。因而,在信用方面,传统拍卖企业具有绝对优势。 
  大拍行纷纷入场,必然会掀起一轮高潮,而潮头过去后,谁真正站得住脚跟,才能在市场中脱颖而出。真正适应线上的艺术品标的和“玩法”,才能沉淀到市场中,成为中坚力量,形成与线下市场的有效呼应,甚至带动线下,带动整个市场健康完善。面对今春艺术市场正在发生的颠覆性变化,在当下历史时段中,从业者选择的路径和他们的态度、方式,必将深刻影响艺术市场今后一段时间的方向与格局。

 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