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玩城联盟,古玩城网

2020年当代艺术拍卖红黑榜:谁在崛起,谁在坠落

更新时间:2020-07-27 08:59点击:

  收藏界历来有“盛世藏古董,乱世买黄金”的说法。在不再可能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年代,集中爆发的新冠病毒、中美角力、环球地缘政治动荡……无疑令2020年成了足以影响未来世界格局的“乱世”。对于身处其中的人而言,现在除了像老话所说的那样买黄金避险外,或许还可以加上“乱世买现当代艺术”。 

  在刚结束不久的香港7月拍卖季里,苏富比、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家国际拍行交出了54.8亿港元的总成交,其中现当代艺术就贡献了近30亿,可谓是挽狂澜于既倒的市场中流砥柱。以常玉、赵无极、朱德群和吴冠中为代表的早期华人艺术依旧强势,在大资本的帮助下抢占了4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而香港市场的“后起之秀”——西方当代艺术的持续输入,也令亚洲本土艺术的市场空间被不断挤压,渐成群雄逐鹿之势。 

  在急速变化的市场格局中,自然有人风头正劲,也有人丢掉了原本的阵地。雅昌艺术网依据7月香港拍卖的表现,最终整理出了这份当代艺术成交红黑榜。选择范围不以国籍为界,仅拼拍场表现,试图换个角度管中窥豹,呈现市场中正在发生的变化。

  刘 野

  刘野可谓是本次春拍最亮眼的中国艺术家,他共有8件作品上拍,轻松收获1.153亿港币,均价高达1441.25万港币,超越奈良美智成为本次香港拍卖会上热度最高的在世亚洲艺术家。其突出的表现甚至令资深艺术经纪人伍劲表示,香港市场里的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要以刘野前”和“刘野后”来进行断代了。

  刘野《让我留在黑暗里》 

  布面丙烯 219.7x299.7cm 2008年作 

  估价:2500万-3500万港币 

  香港苏富比成交: 4534.8万港元(第二高价)

  刘野《蒙德里安在伦敦》 

  油彩 画布 150x150cm 2001年作 

  估价:1200万-2200万港币 

  佳士得成交: 2292.5万港元 

  从去年起刘野作品便开始快速涨价,但与其说是涨价,不如说是通过拍卖来重新定价。分析2019年至今在香港成交的26件刘野油画作品发现,其油画均价为1780万港元,按数学期望推算大部分成交应在1000-2000万港元区间。但实际成交结果却是因作品尺幅大小分成3个价位:小尺幅500-800万港元,偶有精品冲上千万;大尺幅2000万-3000万港元,顶级作品在4000万港元以上,无论作品品质如何,都有只无形的手在保驾护航,维持价格体系。去年的成交中这种人为操控的痕迹比较明显,但今年藏家似乎已接受这种设定。

  刘野《迷》 

  布面丙烯 50x100cm 1999-2000年作 

  估价:400万-60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809.5万港元 

  这一系列操作和价格背后,卓纳画廊的代理功不可没。一位艺术家在职业生涯积累到一定高度后,往往会寻求更大的平台,最直接便是与大画廊合作。大画廊拥有遍布全球的推广网络,但相应的成本更高,对代理艺术家的回报要求也更高,因此通过画廊销售的新作价格必然会上涨,再加上刘野的作品量较小,双重因素带动拍卖价格,从而形成了刘野作品涨价的底层逻辑。 

  郝 量

  郝量的《毒浮屠2》在本季拍出1697.5万港元,连续第三年在苏富比刷新个人拍卖纪录,此外苏富比日场中还有一件《竹林七贤》以713万港元成交,超估价数倍,是本季表现最好的“80后”中国艺术家。 

  郝量作品的涨价逻辑和刘野类似,都与国际画廊的推波助澜密不可分。但相比同样被高古轩看中的贾蔼力,郝量身上还多了一层中国当代水墨继承者的身份,令他的作品不仅能被更多的藏家圈层接受,也很符合国外大博物馆对中国艺术的想象,买家多了,一级市场供不应求,拍卖的竞争自然更加激烈。

  郝量《毒浮屠2》 

  重彩水墨绢本 220.5x132cm 2010年作 

  估价:600万-1000万 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1697.5万港元(个人纪录)

  郝量《竹林七贤》 

  水墨绢本 159.2×70cm 2010年作 

  估价:180万-28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713.5万港元 

 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郝量的代理画廊在一、二级市场平衡方面做得确实很好,近几年拍场上出现的郝量作品均是2010-2011年的,几乎没有新作流入市场,保持了供不应求的排队局面,当然也与郝量作品的产量太少有直接关系。 

  黄宇兴

  自2015年重新成为拍场热点起,黄宇兴作品的价格一直是每年向前一小步,就这样最高价从2016年的90万慢慢涨到了2019年的200万。这与以往先拍一个天价,再慢慢涨价填补新老价格鸿沟的市场经典操作手法很不一样。

  黄宇兴《照耀》 

  压克力 画布 230x320cm 2016-2018年作 

  估价:100万-200万港元 

  佳士得成交:864.5万港元(个人纪录)

  黄宇兴《水族馆》 

  布面丙烯 125x200cm 2016年作 

  估价:45万-65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87.5万港元 

 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。在本季佳士得晚拍中,黄宇兴完成于2018年的《照耀》拍出864.5万港元,一下子将个人拍卖纪录提升了3倍。从作品本身来说,《照耀》在尺幅、色彩搭配和主题上都是黄宇兴作品中的上品,拍高价本无可厚非。但与此前的黄宇兴高价作品相比,差距却不至于这么大。结合同期在苏富比和富艺斯成交的黄宇兴作品表现来看,市场并没有出异乎寻常的狂热。打了5年基础,黄宇兴还是走回了那条大家最熟悉的路吗? 

  艾迪·马丁内斯

  艾迪·马丁内斯(Eddie Martinez)本季有10件作品,其中9件超估价成交,拍得近2700万港元。与动辄几千万、甚至上亿的西方大师相比,这个金额谈不上有多高,但马丁内斯却是本季除刘野和奈良美智外,第三个在三家国际拍卖行的日夜场均有作品上拍的艺术家,而且其中大多数都取得了超估价成交的好成绩,人气之高可见一斑

  艾迪.马丁内斯《佛罗里达 # 2(信箱喜鹊)》 

  丝网印刷油墨 油彩 喷漆 瓷釉 纸巾 画布 190.5x243.8cm 2018年作 

  估价:240万-380万港币 

  佳士得成交:828.5万港元(个人第二高价)

  艾迪·马丁内兹《银河系桌游》 

  亚克力、油彩、喷漆、画布,152.4x182.9cm,2007年作 

  估价:180万-280万港元 

  富艺斯成交:375万港元 

  马丁内斯作品之所以走俏,离不开贝浩登画廊不遗余力的推动,加之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的大力支持,以及去年11月在余德耀美术馆的个展,都令他成为亚洲市场新的弄潮人。马丁内斯的火爆,也是亚洲藏家追逐西方艺术的一个注脚,在这个逻辑下本季备受追捧的还有乔治·康多、尼古拉斯·帕蒂、Genieve Figgis等等,未来这个名单还将进一步扩大。 

  M R.

  日系艺术家在本季香港拍卖中名单逐渐收窄,MR.的破纪录算是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。在香港苏富比晚拍中,MR.的七米巨作《忠于自己》以521.5万港元刷新个人纪录,另有一件《永无止境的歌曲》在苏富比以375万港元成交,超估价4倍。 

  MR.的创作是比奈良美智和村上隆更彻底的漫画风,主力受众也是肯为自己情怀付费的年轻买家,在去年KAWS刮起的潮流艺术将这个群体推向台前后,苏富比近期大力推动的漫画手稿新板块也在继续挖掘他们的潜力,这也是MR.再拍高价的土壤。 

  Mr.《Song That Never Ends》 

  130.6x130.3cm,布面丙烯,2012年作 

  估价:80万-15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375万港元

  Mr.《True to Myself, Poyo Mix, Append》 

  布面丙烯4联 291x727.2cm 2012年作 

  估价:320万-42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521.5万港元(个人纪录) 

  红榜荣誉提名:尼古拉斯·帕蒂、陈飞、乔治·康多、庞均、陈可、黎清妍、乔治·康多、Genieve Figgis、六角彩子

  村上隆

  村上隆在本次香港拍卖中受到市场冷遇,8件作品上拍,1件撤拍,1件流拍,剩余作品成交价也不够理想。在本季香港拍卖预展期间,村上隆在社交媒体上爆出正面临经济危机,除了投资电影,工作室运营成本过高等原因外,和他作品在市场上遇到冷遇也有一定关联,本季拍卖很诚实地反映了这一点。

  村上隆《Homage to Francis Bacon(Study for Head of George Dyer(On Light Ground))》 

  100x100cm 布面丙烯 2018年作 

  估价:320万-550万港元 

  佳士得成交:552.5万港元

  村上隆《Posi Mushroom》 

  布面丙烯裱于木板 178.4x139.7cm 2002年作 

  估价:480万-680万港元 

  佳士得成交:588.5万港元 

  唐纳德·贾德

  从2013年巴塞尔艺博会在香港举行以来,亚洲艺术市场的国际化就不可逆地开始了,近两年达到了这一趋势的顶峰,西方艺术在香港拍场成交率高得惊人,以至于原本纽约、伦敦市场专属的一些艺术家和作品也开始在香港拍场出现。虽然这都是全球拍卖行专家为亚洲买家精挑细选的,但也有少部分水土不服。

  唐纳德·贾德《无题》 

  黄色阳极化铝材 12.4×175.3×21.9cm 1989年作 

  估价:750万-115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857.5万港元

  唐纳德·贾德《无题》 

  电镀铭材及压克力胶板 25×100×25cm 1988年作 

  苏富比估价:400万-600万港元 

  流拍 

  比如香港苏富比晚拍中两件唐纳德·贾德(Donald Judd)作品《无题》表现欠佳,一件以857.5万港元低于估价成交,另一件遭遇流拍。同样表现糟糕的还有理查德·普林斯,在苏富比两件拍品均低于估价成交,而在富艺斯上拍的两件均以流拍告终。 

  KAWS&奈良美智

  去年在香港爆火的KAWS在本季香港拍卖中有10件画作及雕塑上拍,大部分作品落在底价或低于估价成交,还有1件作品流拍。和去年以1亿港元刷新纪录,并在拍卖中引发激烈竞争的盛况相比,显得市场热度大不如前,原因与作品题材(没有辛普森、海绵宝宝系列)、估价过高等原因都有关联。

  KAWS《无法保证》 

  压克力 画布 173x218.5cm 2012年作 

  估价:620万-820万港币 

  佳士得成交:492.5万港元

  奈良美智《Mathematical Cliché》 

  压克力 棉布 裱于强化玻璃纤维 180x284x26cm 2001年作 

  佳士得估价:1550万-2050万港元 

  流拍

  奈良美智《Three Stars》 

  布面丙烯裱于木板 180.5x158.5cm 2014年作 

  估价:2600万-3600万港元 

  苏富比成交:2897.5万港元 

  同样情况也出现奈良美智市场中,没有代表性作品出现,但随着估价水平上升,高价油画作品表现平平,反而是纸本、版画、衍生品市场相对活跃。 

  刘小东

  刘小东作品在香港拍卖市场的下滑幅度,从本季佳士得日场中的两件作品表现便可得见。其中《妓女系列9号》曾在2008年的仕丹莱收藏专拍中拍出288.7万港元,本季以160万-240万港元估价在佳士得上拍,遭遇流拍。另一件是曾在2007年拍出114万港元的早期作品《小林和安》,本季以62.5万港元低于估价成交。此外,在不久前刚在佳士得结束的林冠艺术基金会藏品网拍中,估价60万至80万英镑的刘小东2011年作品《粉凤凰》也遭遇流拍。或许只有等内地拍卖市场重启后,才能期待刘小东行情的复苏了。

  刘小东《妓女系列9号》 

  油彩画布 152×137cm 2001年作 

  佳士得估价:160万-240万港元 

  流拍

  刘小东《小林和安》 

  油彩画布 76.5×96.5cm 1995年作 

  估价:60万-90万港元 

  佳士得成交:62.5万港元 

  曾梵志 & 张晓刚

  同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旗帜性人物,张晓刚和曾梵志遭遇的困境也是相似的。张晓刚本季最重要的两件作品都出自富艺斯晚拍,其中标志性的《血缘系列:大家庭3号》以720万港元落槌,远低于拍前1000万的估价,也是其“血缘”系列中最低价格之一;同场另一件早期作品《重复的空间14号:分裂的梦》则遭遇流拍。而曾梵志出现在苏富比和富艺斯晚拍中两件《无题》分别以569.5万和609万低于估价成交。

  曾梵志《无题》 

  布面油画,200x150cm,2005年作 

  估价:600万-800万港元 

  富艺斯成交:603万港元 

  作为上一个时代里的中国当代艺术经典,张和曾的许多重要作品已进入收藏终端,市面上缺乏足够多的好作品来刺激市场,与此同时他们的新作又还在接受市场检验,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中。另一方面,随着香港市场的国际化,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份额被大面积蚕食,加之由此而来的收藏趣味转向, 部分“老炮”艺术家或许只能等待当下的潮流被逐步沉淀后,等待慧眼识珠的藏家重新发现其价值,一段痛苦的过渡期在所难免。

  张晓刚《血缘系列:大家庭3号》 

  布面油画,200x259.2cm,2005年作 

  估价:1000万-1500万港元 

  富艺斯成交:879万港元

  张晓刚《重复的空间14号:分裂的梦》 

  布面油画 130x100.2cm 1990年作 

  富艺斯估价:600万-800万港元 

  流拍
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