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玩城联盟,古玩城网

在生与熟之间转换

更新时间:2020-12-11 14:23点击:

  书法的最高境界就是禅境。从古至今,由出家为僧而成为书法家者,可说颇为不少。如草圣王羲之的第七代嫡孙智永以及怀仁、怀素等。他们的书法是中国书家群体中最为特殊的一部分。他们把写字当作佛性的直接表现,和担水砍柴相同,是一种机锋妙道。其中颇值一提的是明末清初的云南名僧担当和尚,《徐霞客游记》中的《滇游日记》,多次记下担当的事迹。 

  释担当51岁时驻足大理鸡足山感通寺,息养静休,攻读研究经藏,面壁修行。他师从著名书画家董其昌、陈眉公等,听他们谈诗论画,眼界大开,加上他刻苦学习,在诗、书、画艺术上大有长进。担当写字的天赋及功力都很深,书法以行、草为主,尤善草书,有唐代怀素的风骨,晚年更接近倪元璐、王铎一辈。其势瘦劲清奇,豪放练达,有一泻千里之势。石涛赞曰:“担当老人大有解脱之相。”山水法倪瓒,风格荒率纵放,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皆表达了对故土山河的深厚感情。 

  南京博物院收藏有一幅释担当《行草书四言诗轴》(见图)。作品纸本,纵135.2、宽31.3厘米;释文:即心是佛,砒霜狠毒。起死回生,不消一服。担当。此帖结体和分行布白奔趋揖让,也都根据每一个字的笔画繁简、字形长短宽狭加以安排,像一部乐章那样具有韵律感,形成一种放纵老辣的气势。这种气势是意在笔先地构思成熟,而不是事后“摆布”出来的。从笔墨的飞舞,大有“当其下手风雨疾,笔所未到气已吞”的气概,可看出其书的“熟”的一面,从行气的变化,却又打破规律,追求格局的“生”。在章法、布局、用墨上深得虚实相生之妙。 

  第一行“即”长竖及“霜”字下留白较多,似节奏稍驻停顿。用墨恰到好处,枯笔蕴含生气,如“回生”二字;湿笔浸透光亮,如“即”字。此帖牵丝连带自然,不做作,“不消一”是三字连带,其余的也只二字连带而已,表现节奏与禅境。 

  第二行“不消”连笔字靠右,“一”字又回位,这是典型的“生”的表现。行笔跳荡飞跃,浑成入妙,通过笔画章法表现自己的情怀,进入了高古的境界,清淡绝俗,令人叹为观止,正所谓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。再加上绝妙的书法布局,可谓难得的神来之作。 

  此帖担当对书法“生”与“熟”的关系进行了成功实践。他曾在一幅画中题道:“支离老手,非熟极而生不可。”担当所谓“熟极”,也就是要熟练地掌握传统规律;“生”,则是打破传统规律的束缚,别出新意,他是主张在学好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。关于书画艺术的“熟”和“生”,原也是董其昌提出来的,董其昌说:“书与画各有门庭,字可生画不可不熟;字须熟后生,画须熟外熟。”担当在这个主张上,超越了老师董其昌的藩篱,否定了他的“不可不熟”和“熟外熟”的要求,一味从生拙处着眼,所以能自成一家,抛去了董其昌那种圆笔淡染的南宗笔墨,显得淡定从容随意,富有突然性。此帖可以看出他对艺术创作有极精妙的领悟。
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