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玩城联盟,古玩城网

清五彩瓷酒器与温酒文化

更新时间:2020-07-03 08:15点击:

  清代小说《续酒义》中有云:“手捧一杯酒,豪情结义友。案牍劳形罢,品之庭中走。”看来古人是讲雅义的。近日,见得南京方安宁先生所藏之物,似有一种与古人近距离结交的感觉。是两件五彩瓷温酒器残件,一为四方型(图1),一为六方型(图2),高度均为8厘米左右,可谓“成人一握”的大小,四面及六面上绘有花卉、人物,都是栩栩如生的形象,底款、形制、画意与釉色都完整且非常漂亮,是较为典型的清代五彩瓷画。

图1 清代五彩四方型瓷温酒器(一组6图)

图2 清代五彩六方型瓷温酒器(一组7图)

图3 青铜樽

图4 青铜角

图5 青铜觥

图6 四羊方尊

  在中国古代,人们喜欢吃有热量的“温酒”,据藏友研究后说,温酒暖肠,不伤脾胃,舒筋活血,强身健体。不知有无考据资料!那么,酒温到什么个“热度”为好呢?藏友告诉我两则小故事,似乎可窥一斑:一是,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。曹操假托皇帝诏书,召集天下英雄围攻董卓。兵临城下,却被对方手下大将华雄连斩三员大将。正当大家愁眉不展时,马弓手关羽主动请缨。上阵之前,曹操特为他热了一杯“壮胆酒”,关羽却说:“酒且斟下,速去便来。”不一会儿,关羽就提了华雄的首级凯旋归来,举杯饮酒时,酒,竟然还是温热的。可以想到,刚斟上时一定是很烫的。二是,某日,刘备正在后园浇菜,许褚、张辽带着数十人进来说:“丞相有命,请使君便行。”刘备吓得赶紧随二人入府见曹操。曹操见到刘备笑说:“看见枝头梅子青青,忽然想起‘望梅止渴’一计。今见此梅,又值煮酒正熟,不如喝一杯。”刘备就随曹操来到院中小亭,见温热的酒已置妥:盘中有青梅几许,一樽煮酒,二人对坐,开怀三大杯……语声渐高,汗如雨下。看来,这酒是煮得温度很高的了!否则怎会三杯下肚就喝淌汗呢! 

  酒业人士说,古代的酒大多是“米酒”,当时还没有产生后来的“蒸馏”工艺,因此酒中的杂质较多,将酒加热至一定温度,酒中甲醇等杂质就能挥发掉,因而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。而今天白酒除了先进的酿造工艺外,主要成分乙醇的沸点比水低,加热后反而会造成挥发,喝起来就没有酒的滋味,所以现在人们喝酒前不再加热。这是专业解读,应该可靠。 

  古代有诗人说,温热的酒,喝起来更加绵甜可口,可以让人体会到“温酒浇枯肠,戢戢生小诗”的意境。关于温酒器的记载,早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。汉代,人们把这种温酒器称为“樽”。“樽”(图3)就是今人泛指的“酒杯”。直到唐代,李白仍在他的诗中吟咏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由于气候原因,三国时期南北方的饮酒习惯略有不同,南方人用一种极为雅致有趣的酒杯喝酒。据唐人段成式的《酉阳杂俎》记载,三国曹魏时代,郑公悫及其幕僚们发明了一种“碧筒饮”。就是采摘刚刚冒出水面的新鲜荷叶盛酒,再将叶心捅破,使茎叶相通,然后从茎管中吸酒。酒香夹裹着莲香,实在是冷香沁脾,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天然美妙的饮品啊!唐宋的能工巧匠,用金、银、玉、瓷、琥珀等质材,模仿荷叶的形状,制作成各种各样的酒杯,世称“荷叶杯”,令人遐想! 

  我曾在一个画册上见到过几种酒器,一种是“角”(图4),是下有三足,可升火温酒。《韩诗说》云:“一升曰爵,二升曰觚,三升曰觯,四升曰角,五升曰散。”角由盛酒器发展为饮酒器。早期的角,细腰、平底、圆足有圆孔,宽把手。角的口部呈前后两只尖角形,前角略高,后角稍低,下有一个带附饰的筒形流,宜酌而不宜吸饮。其整体形状与爵相似,但无柱,也无便于吸饮的流。角用于盛酒、温酒和饮酒,同时它又是一种量器。其二叫“觥”(图5),也是一种盛酒、饮酒兼用的器具,像一只横放的牛角,长方圈足,有盖,多作兽形,觥常被用作罚酒。觥《诗经》屡见其名,如《七月》:“称彼兕觥。”觥最早出现在商代中晚期,一直沿至西周中期,西周后期逐渐消失。其形制有盖,有流,有鋬,下有方座或四足。觥的纹饰多极精美,大多有生动的动物花纹,在当时应是最贵重的器物。龙纹觥是商后期盛酒器。原器通高19、长44厘米,1959年出土于山西省石楼桃花庄,现藏于山西省博物馆。 

  南京收藏家叶伯瑜先生说,大酒器中,最牛的是“尊”(图6)。尊,是古代酒器的通称,作为专名是一种盛酒器,敞口,高颈,圈足。尊上常饰有动物形象。其中目前发现的文物就是“四羊方尊”。商晚期偏早器物。原器1938年出土于湖南省宁乡市,是我国现已发现的较大的方尊,高58、6厘米,重近34.5千克。此尊造型简洁优美,采用线雕、浮雕手法,把平面图像与立体浮雕,器物与动物形状有机地结合起来。整个器物用块范法浇铸,显示了古代高超的铸造水平。方尊四角的四只卷角山羊,以脚踏实地的有力形象承担着尊体的重量,使得这个上边长(52.4厘米)几乎与器高相等的器具显得挺拔、刚劲,丝毫没有头重脚轻之感。羊在古代寓意吉祥。四羊方尊以四羊、四龙相对的造型展示了酒礼器中的至尊气象。 

  从清代五彩温酒器的收藏,回溯到古代的酒文化的相袭互见,虽然有些“成果”我们都曾散见于前人的口述或著作、资讯、文章,这里要感谢前面的研究者们。但它总是常思常新、不断纵深的课题。因为这是一种文明的承传,中华酒文化也是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今天我们的收藏与研究,都无法说是全面、完善的,又都离不开历史与文化的背景,这正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,但愿收藏家都成为行家,而不必在意器物的经济价值。


官方微信公众号